大连配资公司

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理想的小白脸生活 第十三卷 幕间二 暂时归国

    用『瞬间移动』从森林深处脱离的善治郎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是昏暗室内的光景。这是个没有任何窗户,相对的室内总是点着篝火的房间。

    与熟悉的风景同时出现的,是被毛皮紧紧包裹全身所感受到的闷热。这股热量并非来自篝火,纯粹是因为这个房间,不,应该说是这块大陆的气温很高。

    「欢迎回来,善治郎大人」

    「衷心对您的归来表示欢迎」

    面对只是略微吃惊的熟面孔士兵,善治郎也随意的举起一只手,

    「这次也是暂时归国。明天就会再次返回那边。因为是非公开的,所以你们只通知奥菈陛下就好。我先回后宫」

    然后这么回应了二人。

    「是,我们知道了」

    这里是位于南大陆的嘉帕王国王宫,正在挑战『成人之证』的善治郎今天临时返回了这边。

    久违的嘉帕王国后宫,现在已经完全被善治郎当成了『自己的家』看待。进入客厅后,他首先取下背负的行囊,然后脱掉靴子和外套衣物。

    「呼,真是又热又重啊。虽然重量还是一样,但这个热度的变化可真厉害」

    善治郎上次从无人岛短暂回国时穿的是普通便服,所以没感受到多大的气温变化。但这次他身上套着的是能让人在留有残雪的森林深处行动的毛皮大衣和防寒防水森林靴。即便是对嘉帕王国人而言算是凉爽的雨期气温,和乌普萨拉王国的森林中相比的话也只能用闷热来形容。

    大概是转移石室的士兵已经来通告过,早就等在客厅里的侍女们,利落的捡起善治郎脱掉丢开的靴子和衣物仔细收好。

    「欢迎回来,善治郎大人」

    「我回来了,阿曼达侍女长」

    看到即便主人突然回国也没有露出一丝动摇的侍女长行了个堪称范本般的礼,善治郎不由得感觉有些怀念。

    换上T恤和短裤后,善治郎产生了干脆直接躺在沙发上小睡一会的冲动。虽然已经习惯了现在的节奏,但他毕竟连续十日以上白天在森林里徒步穿行,晚上定期和乌普萨拉王国的高层人物们会面。虽然本人没意识到,但这段时间里因为持续的紧张状态而一直在积累的精神疲劳,现在一口气爆发了出来。

    但是,善治郎不能睡去。因为他还有必须尽早处理好的十分重要的工作。

    摇摇头甩掉睡意后,善治郎从行囊中取出数码相机和携带音乐播放器。这两件数码工具的残存电量都不多了。特别是数码相机已经亮起了警告电量不足的红灯。

    善治郎必须暂时回国一次的最大理由就在于此。

    虽然在这次的外出期间,善治郎已经变得相当习惯使用『瞬间移动』,但除了能算是大本营的嘉帕王宫的转移石室,去往其他地点时他仍没有『数码相机』的画面辅助就无法顺利发动『瞬间移动』魔法。

    在每天都会用『瞬间移动』在森林中和广辉宫往返的现状中,说数码相机成了善治郎的生命线决不算夸张。

    「这样就行了」

    确认数码相机和携带音乐播放器上代表充电中的指示灯已经亮起后,善治郎终于安心的松了口气。这么一来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吧。就在这时,阿曼达侍女长用平和的声音向坐在沙发上的善治郎提问。

    「奥菈陛下因为有其他事,暂时还不会返回后宫的样子。不如我们先准备好浴室,您去泡个澡如何?」

    听到这番话,善治郎的身体就像刚反应过来一样的开始颤抖。

    虽然身表满是汗水十分燥热,身体内部却很冷。是长时间在寒冷的空间里运动后特有的感觉。这种内在的寒冷,属于即便回到气温较高的场所也不会轻易回暖的东西。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泡澡。

    「嗯,准备好了我就去」

    「谨遵吩咐」

    听到善治郎这么说,阿曼达侍女长马上行了一礼后离开了客厅。

    ◇◆◇◆◇◆◇◆

    这之后,善治郎久违的享受了并非蒸气浴而是真正的泡澡。让因在森林中行走变冷的身体内部暖和起来后,他又用宫廷御用商人们反复改良而成的液体肥皂将头和身体上的汗水污垢洗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即便洗完了一个漫长的澡,心爱的妻子奥菈也仍旧没有返回后宫。于是善治郎把这段时间用在了和爱子卡尔洛斯·善吉、爱女珐娜·善乃久违的相处上。

    虽然因为太过开心导致亲密接触过头弄哭了两个孩子,结果遭到了乳母们的叱责,但这段时间仍充实到足以让善治郎将上面的问题视为些微小事的程度。

    当善治郎享受完和爱子爱女的亲子交流,回到客厅又开始犯困的时候,客厅的大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了。

    「善治郎,你真的回来了!」

    时隔很久才再次听到的爱妻的声音,让善治郎的意识瞬间清醒过来。

    「我回来了,奥菈。嘛,虽然这次也仍旧是只能留宿一夜的临时回国,明天早上就必须再返回那边就是了」

    这么说完后,善治郎从沙发上站身,主动迎向小步朝自己跑来的女王奥菈。

    两人几乎同时互相抱住彼此。既柔软又温暖,在后宫时每天都能感受到的这份心爱之人的触感,让善治郎感受到了和抱着善吉善乃时性质不同但程度相等的爱情。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拥抱了一段时间。是那种仿佛要尽可能增加彼此接触面积的,又深又漫长的拥抱。

    「……虽然从回来通知的侍女和艾里克殿下那里已经得知了你平安无事的消息,但果然还是要像这样亲手触碰过后,我才终于能安心下来」

    「我现在也产生了自己回归日常生活的实感哦」

    可以的话,两人都想今天就这么一整天抱着彼此度过。然而,所谓王族就是即便身处私人空间,也必须比起私情先处理政务的生物。

    长久的拥抱了一番后,才依依不舍的彼此分开的女王和她的伴侣,就像商量好一样的在沙发上『面对面』坐下。

    这之后,善治郎和奥菈秘密的交换了彼此持有的情报。因为去北大陆的是善治郎,奥菈必须留下坐镇嘉帕王宫,所以新情报差不多九成来自前者,但女王也提供了一些新消息。

    「这样啊。艾里克殿下和普乔尔元帅很意气相投吗。仔细想想,这两人确实给人相性很不错的感觉」

    一直为自己和艾里克王子在感情上对立而担忧的善治郎,听到对方和普乔尔元帅与女王奥菈都构筑了还算不错的关系后放心的松了口气。

    「啊啊。现在,连那个艾里克殿下也赞成芙蕾雅殿下做你的侧室了。这全都多亏你之前隐瞒了她当着公众的面提出这段联姻申请的事实」

    拿出这个事实后,艾里克王子就被一击搞定了,女王奥菈笑着这么说道。

    「老实说,我当时只不过是忘了这事而已。虽然无论如何,最终还是需要从古斯塔夫王那里得到许可吧」

    说完这番话,善治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只要仔细想想,就能发现他会忘记也没什么奇怪的。无论是好是坏,这个世界就是个不问大陆南北,社会都以男人为中心运转的地方。所以,会对『没有进行任何事前交涉,就由女方突然当着公众的面主动提出实际上相当于求婚的申请』不感到有任何不妥,可以算是善治郎一个很难改正的习性。

    「不过,明明好不容易才从艾里克殿下那里拿到了不错的回应心情好了很多,现在却又得知他不会成为下任国王。让人觉得有点空欢喜了呢」

    说到这里,奥菈不由得苦笑起来。的确,艾里克王子虽然自报是乌普萨拉王国的第一王子,但从没说过自己是王太子。因为这个世界有言灵存在,即便不同国家的人也能毫无阻碍的交流所以很多人都忘记了:哪怕是同一个单词,如果放在不同的文化中含义往往会发生微妙的偏差,甚至出现其代表的含义在异文化圈中根本不存在的情况。

    例如公爵一词在嘉帕王国是指着王家的分家,但在夏洛瓦·吉贝尔双王国则代表着沙漠四部族的族长家。

    所以,艾里克王子没说自己是王太子,只报上第一王子头衔的做法,其实应该算一种言灵翻译误差所导致的信息错位,但奥菈仍要对此负有轻信的责任。

    「话说回来,让他国的王子成为自己国家的王吗……。还真是种和这边从根本上就不同的理念呐。虽说之前也听芙蕾雅殿下讲述过南北大陆之间的文化差异,但如果我们始终按照这边的感觉和他们交流,感觉随时可能落入什么意想不到的陷阱」

    对女王的喃喃自语,善治郎在同意之余又忠告了她一句。

    「确实如此呢。不过,北方诸国至少同样信仰精灵政治形态也是和这边近似的王政,所以还算好的了」

    「兹沃达·沃尔诺西奇贵族制共和国吗……。那个国家姑且也有国王的吧?」

    「嗯,他们有国王。但是,我觉得最好将其当成和奥菈印象中的国王完全不一样的存在比较好。无论国王还是王家,在那个国家里都几乎没什么权限。实权是掌握在立法院手中的」

    除此之外,共和国的政治形态还包含了国王是以选举的形式竞选出来的;每个贵族都拥有在选举中投出一票的权利;负责对整个活动进行管理是该国的元老院;选举只有地位到相当于他国王太子地位的人物才有资格参加,所以其实是一种变相的信任投票等情报。但善治郎都没有提及

    这次回来只会住一晚隔天便离开,所以善治郎判断如果现在不清不楚的把这些情报传达给妻子,有可能造成某种危害。

    「那个共和国,和『骑士团』发生了大规模战争,吗。『骑士团』又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嗯,正式名称是『北方龙爪骑士修道会』。属于在北大陆有着超级强大势力的宗教组织『教会』中的『爪派』。由于原本是以『维持教化进度缓慢的北大陆北部的治安』为名目成立的战斗集团,所以和以乌普萨拉王国为首的北大陆北方诸国似乎是潜在的敌对关系。虽然我的理解不一定正确,但既然『骑士团』持有独立的国土、独立的经济、独立的军事力量,那还是把他们当成一个国家来看待比较好」

    善治郎对共和国与『骑士团』的理解,还没详细到足以为第三者进行说明的程度。

    「明白了。配资公司 这两个国家,等芙蕾雅殿下的事告一段落你回来后,咱们再另外找时间详谈吧。总之,无论共和国还是『骑士团』都是北大陆的大国,或者说是有着同等实力的两股势力。而这两者近期之内会发生大规模战争。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开战吗?」

    听到奥菈表情严肃的这么询问,善治郎摇了摇头。

    「这方面的消息我是真的一点也没有。但是,如果共和国的安娜殿下没说谎的话,『有翼骑兵』已经从上空侦查到了『骑士团』的大规模部队向着国境移动的踪迹。那是距现在大约三十天之前的事」

    听了善治郎的回答,女王的表情变得越发严肃。

    「这可……虽然只是根据南大陆的常识做出的判断,但这已经进入随时开战都不稀奇的阶段了。你现在所在的乌普萨拉王国,真的不会被这次战火波及到吗?」

    「这个没问题。虽然大致上来说,『骑士团』领位于共和国以北,乌普萨拉王国等北方诸国则位于更北方的位置,但北方诸国和『骑士团』领之间,横着一条山体被万年积雪封锁且地形十分险恶的山脉。即便是盛夏季节,如果由谁尝试翻越那个山脉,就会被当地人当成勇者崇拜呢」

    善治郎边这么说明,边用圆珠笔在龙皮纸上画出一张粗略的地图。

    「海路方面不会有问题吗?」

    「因为这次双方都动真格了嘛。『骑士团』似乎原本就不怎么重视海军,此次也没有多余的战力分配给海上。就算万一他们真的走海路打过来,乘船从海岸线到名为梅塔湖的巨大湖泊,也就是我所在王都乌普萨拉需要花一天左右的时间,所以王都基本不可能被卷入战乱」

    「唔嗯」

    这之后,奥菈又向善治郎询问了从共和国的波姆吉耶港到乌普萨拉王国的洛古仸多港要航行多少天,从波姆吉耶走陆路到预定要成为开战地点的丹宁瓦尔特所需要的天数,以此大致掌握了几个地点之间的实际距离,最后终于得出了这场共和国和『骑士团』的大战,对于乌普萨拉王国的确属于『只需隔岸观火就好』的战事的判断

    总算放松下来的女王,又忠告了心爱的丈夫一句。

    「虽然作为把你派过去的人我可能没资格啰嗦,但如果你在那边感觉有危险,可一定要立刻逃走啊。有需要的时候,千万别犹豫要立刻使用『瞬间移动』的魔道具,记住了吗?」

    「嗯,我知道了」

    为了让心爱的妻子放心,善治郎也努力露出笑容点点头。

    「充完电后,我会把数码相机和携带音乐播放器里的图片转移到电脑中去。只要看看那个,奥菈你就能明白北大陆,尤其是共和国的国力是什么水平了。就我个人意见来说,真的是相当有威胁啊。

    但是,现在时间不多就先别深挖这个话题了,先说乌普萨拉王国的事吧」

    侦查北大陆的形势虽重要,但眼下最重要的课题始终是芙蕾雅公主能否成为善治郎的侧室,嘉帕王国能否和乌普萨拉王国缔结大陆间贸易关系。

    所以奥菈也没有异议,只是点点头催促善治郎说下去。

    「总之,既然身为反对派急先锋的艾里克殿下已经陷落,那芙蕾雅殿下做侧室和进行大陆间贸易应该都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才对。至于我必须完成『成人之证』,即便遇到最糟的情况不得不夹起尾巴逃走,过后应该也还能想办法应付。

    另外,虽然现在还没有定论,但虽非王太子却是下任乌普萨拉国王最有力候补的尤格文王子,提出想从我国娶一个侧室」

    「哦?这个倒是值得考虑一下」

    听到善治郎的话,女王眉头跳了跳。

    虽然要等善治郎正取娶回乌普萨拉王国的第一公主做侧室后再说,但这个提议有着即便尤格文第二王子无法成为下任国王,也依旧值得讨论的价值。

    「没记错的话,尤格文殿下是芙蕾雅殿下的双胞胎弟弟吧?」

    「嗯,虽然本人坚持说自己是双胞胎哥哥就是了。相貌和芙蕾雅殿下超级像的。就连内在要说相似也算很相似吧?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以王族来说是个怪人但并不是坏人』。因为芙蕾雅殿下也给出过类似的评价,所以应该不会有错了」

    「既然如此,在一定程度上就能让人放心了。听说北大陆有觉得南大陆低他们一等的倾向。让女孩嫁到这种异文化圈,如果不至少结婚对象是个诚实男人的话,即便是不重视感情要素的政治联姻也会很不妙」

    政治联姻就如名字一样,是为了实现某种政治目的而进行的婚姻,但并不意味只要能带来政治上的好处其他就怎样都无所谓了。毕竟既然要结婚,如果男女双方的感情不和的话最后肯定会出问题。

    「奥菈打算答应吗?」

    「要看对方开出的条件,以及我们这边有没有人愿意接受吧。虽然如果被普乔尔元帅听说的话,他肯定会很开心提议让法蒂玛嫁过去就是了……」

    「那样很不妙吧?」

    对善治郎的确认,奥菈点了点头。

    「啊啊,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法蒂玛·基杰可是普乔尔·基杰同父同母的妹妹。她身上的王家血统,浓度足以和普乔尔本人匹敌」

    所以法蒂玛属于绝不能外流到国外的人才。虽然可能性很低,但一个搞不好她的子孙会像双王国的霍娜公主一样,以隔代遗传的形式觉醒『时空魔法』的素质。

    「既然如此,马努凯斯伯爵家的米莱拉也不行了?」

    「不,米莱拉是马凯奴斯伯爵家分家的女儿,虽然继承了伯爵家本家的血统,但王家血统已经很稀薄。算是不错的人选。但政治联姻比起这些文面上的资质,本人的能力、气质、以及最重要的干劲才是最先需要考虑的东西。毕竟这次是别说跨国甚至是要跨大陆进行政治联姻,所以实在不好对女方太过强求什么」

    如果不在这类情感要素上做足功课,导致作为两国最初友好证明的政治联姻完全失败,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联姻。

    「这么一想,芙蕾雅殿下还真是厉害呢」

    「啊啊,她的胆识,以及行动能力的确非同凡响」

    仔细想想,芙蕾雅公主会强行让自己成为善治郎的侧室,说不定也并非完全是出于她本人的任性愿望。如果是让乌普萨拉王国的贵族女性嫁到南大陆这种未知的荒蛮之地的政治联姻,估计再也找不出比芙蕾雅公主更适合的候补。

    「总之,尤格文第二王子是最有力乌普萨拉下任国王候补。这样的人物希望从我国迎娶侧室。我会把这两件事传达给将来代替你送往乌普萨拉王国的外交官的。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其他最好现在报告一下的事情吗?」

    听到奥菈的问题,善治郎先是思考了一下,接着突然一拍大腿。

    「对了。有个叫韦兰多的铁匠老爷子,曾特意来和我直接见了个面,还提出了『把我也带去南大陆吧』的请求。当时同席的芙蕾雅公主听了后大喜,斯卡谢则很吃惊的样子。看来韦兰多和斯卡谢一样,是给予特别优秀的铁匠的特殊赐名」

    「哦?那确实非常值得开心,但总觉得背后有什么阴谋有点吓人呐」

    即便是好消息也不会不加思索就全盘接受,对于肩负治理一国重任的人也许是很理所当然的反应。

    「嘛,就算那个老爷子本人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古斯塔夫王也肯定会为他离开本国一事讨要什么代价吧」

    「如果那真是个有如此价值的人才的话,我们做些让步也未尝不可。问题就在于韦兰多除了铁匠的能力外,是否也具备教导弟子的能力。如果他在那方面也很优秀,那就真的是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拉拢过来的人才了」

    优秀的工匠未必也是优秀的指导者,这种事不管在哪个世界都差不多。

    就算挖来一名有名的铁匠,能生产的优秀铁器数量也是有限的。如果那位名铁匠是老人的话,生产更是只能维持十几年左右。奥菈更看重的,是如何让乌普萨拉王国高度的冶炼技术在嘉帕王国生根发芽,进而推广开来。

    「总之,事情整体进行的还算顺利。不过,因为我似乎得在那边举行完和芙蕾雅殿下的婚礼后才能回来,所以估计要比当初预计的晚很多回国了」

    听到丈夫说要在对面举行婚礼,女王的胸中不由得因不快一阵刺痛。但她完全没有把这种情绪表露在脸上。毕竟,最初是奥菈为了国家利益要求善治郎迎娶侧室,为此甚至不惜命令他投身需要堵上性命的大陆间航行。现在,善治郎又为了完成名为『成人之证』的试炼天天进入不熟悉的森林中狩猎。如果这样奥菈还要对善治郎和芙蕾雅公主的婚礼表示不快,那未免也太过不知廉耻了。

    「啊啊,我会等你的」

    因此女王只是边这么说,边露出一个悠然的微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股票配资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理想的小白脸生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股票配资 ,本站永久域名http://pzv385.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